项目介绍

剧情简介:一场车祸,惊慌失措的元纪然目睹着孪生姐姐被送上救护车,而自己却被姐姐的男友夏望安抚带回,夏望以为一切尘埃落定,却不想只是踏入另一个迷局。原来一切源于双生花妹妹元纪然爱着姐姐元纪颖的男友夏望,却因亲情不愿夺人所爱,选择隐忍放弃,一场惊人商业阴谋,姐姐元纪颖死于非命,失去亲人、痛不欲生的她一念之间做了一个决定,以姐姐的身份走入夏望的生命,弥补失去亲人的苦楚,本想有朝一日告诉夏望实情,还未等到那日,夏望生意中落,因尊严受辱兄弟背叛,夏望急需救赎,一念之间,他选择迎娶公司千金万如苏。心灰意冷的元纪然伤心欲绝离去,却没想到,三年后再度重逢。

 

故事梗概:一场车祸,惊慌失措的元纪然目睹着孪生姐姐被送上救护车,而自己却被姐姐的男友夏望安抚带回,夏望以为一切尘埃落定,却不想只是踏入另一个迷局。原来一切源于双生花妹妹元纪然爱着姐姐元纪颖的男友夏望,却因亲情不愿夺人所爱,选择隐忍放弃,一场惊人商业阴谋,姐姐元纪颖死于非命,失去亲人、痛不欲生的她一念之间做了一个决定,以姐姐的身份走入夏望的生命,一场错爱展开。

 

人物小传:

夏望,男,英俊帅气,冷酷智慧的腹黑男,夏氏企业董事长,年少有为,做事果断,自尊心强,深爱元纪然,商场上心狠手辣,感情上一往情深,奈何造化弄人。直到最后才明白,元纪然与元纪颖并非同一人,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中意的对象竟是元纪然。

元纪然,女,美丽大方,与夏望同属自尊心强悍,在爱情面前却优柔寡断,虽与成靖宇交往,在内心深处却把他当做避风港,挚爱夏望。

成靖宇,男,温润如玉,肌肉暖男,元纪然男友,为元纪然可为刺猬,也因爱铸就了软肋。

陶丽丝,女,甜美可爱,元纪然舍友,蔡少冲女友,被背叛前坚信一切美好,幻境破灭后深受重伤。

姚君萍,女,性感美丽大方,生活的不堪造就了坚强的个性,受不住自己的身体,最终抵不过善良的天性。

蔡少冲,男,劈腿在陶丽丝与姚君萍之间的渣男。

陈冰,女,暗恋成靖宇,乖乖女,元纪然舍友。

万如苏,女,夏夫人,原是温文尔雅的淑女,大家闺秀,却在爱情的漩涡中迷了心智,成了大反派。

成静瑜,女,成熟稳重的海归,成靖宇亲姐姐,万如苏闺蜜,心理学家,看事角度独到,却不点破。

元杰,男,老谋深算的狐狸,元纪然的父亲。

张丽,女,大方得体,看似目空一切,实则隐忍多年。

 

 

故事大纲:

故事开头,是一场车祸,惊慌失措的元纪然站在路边,目睹着孪生姐姐被送上救护车,而自己却被姐姐的男友夏望安抚带回,夏望以为一切尘埃落定,却不想只是踏入另一个迷局。原来一切源于双生花妹妹元纪然爱着姐姐元纪颖的男友夏望,却因亲情不愿夺人所爱,选择隐忍放弃,一场惊人商业阴谋,姐姐元纪颖死于非命,失去亲人、痛不欲生的她一念之间做了一个决定,以姐姐的身份走入夏望的生命,弥补失去亲人的苦楚,本想有朝一日告诉夏望实情,还未等到那日,夏望生意中落,因尊严受辱兄弟背叛,夏望急需救赎,一念之间,他选择迎娶公司千金万如苏。心灰意冷的元纪然伤心欲绝离去

故事的时间点从女主角元纪然大三年展开帷幕,大学后的元纪然,结实了一帮新朋友,天真烂漫的陶丽丝,多情世故的姚君萍,高傲冷艳的陈冰,以及舞蹈系的系草男友成靖宇,本以为一切已风平浪静,却不知阴谋才刚刚降至,带着夏夫人的夏望再一次出现在元纪然生命中,望女成凤的元父带女儿参加贵公子聚会,两人相逢,尽管曾经的伤痛历历在目,但元纪然心中始终不曾忘却当年的夏望,而此时的夏望,同样心心念念着元纪然,契约、纠葛暗涌,一心逃避夏望的元纪然却因种种推力一步一步被推向夏望,酒店、阴谋、商业纠葛、人伦涌向她,成靖宇一心想保护元纪然,但却发现这些年元纪然心里一直爱着的人不是自己。夏望始终对元纪然一往情深,但却总说念念不忘的人叫元纪颖令成靖宇疑惑不已。
      元纪然发现好友陶丽丝的男友蔡少冲竟与另外一个好友姚君萍有染,姚君萍为了金钱常年陪着有妇之夫,却真心爱上蔡少冲。陶丽丝与姚君萍展开了一场冷战,夹在中间的元纪然无计可施,舍友陈冰竟多年来一直暗恋着成靖宇。
      父亲的商业帝国崩塌,冠心病缠身,家道中落逼得元纪然不得不再一次乞求得到夏望的帮助,夏夫人温润柔情,因爱夏望不惜吞下不孕药却突然怀孕……成靖宇曾深爱的女孩突然出现在元纪然身边,想法设法逼着二人分手,为了帮助父亲元纪然却被下药与夏望酒后乱性,元纪然陷入一次又一次绝境却总被夏望救赎,对成靖宇的愧疚却让元纪然一心一意想留在成靖宇身边。霸道、冷酷却专情的夏望一次次想挽回元纪然,妻子万如苏一步步露出的真面目,让两人中间阻挡着千山万水。
      成靖宇的姐姐来访,竟与夏夫人是多年挚友,夏夫人知道丈夫心中一直爱着的人是纪颖,却不知竟与元纪然是同一个人。

元纪然发现一切阴谋的始作俑者竟然是养育自己成长的父亲,误打误撞的她发现了父亲的巨大秘密——不孕,亲生父亲竟早已被父亲痛下杀手,几年前的姐姐被杀案卷土而来,成靖宇渐渐因爱失去理智,夏望一次次的解围让元纪然发现心里始终放不下的人是夏望,但夏望才得知原来这个女孩,是双胞胎妹妹元纪然。

夏夫人受尽侮辱精神崩溃,开车撞上夏望与怀有身孕却不知情的元纪然,夏望誓死护住元纪然,下半身残疾。为了不荒废元纪然一生,他再一次无情抛弃元纪然,隐瞒了元纪然流产的事,替元纪然安排好人生独自一人出国安度余生。故事的最后,元纪然在跨年夜收到家中安排的相亲对象突如其来的求婚,白发苍苍的母亲与经历的摧残,促使着她似乎不得不做出那个决定。

开放式结局。


 

特别说明:本剧18W字小说已经完成,版权登记号2016B07089

 

剧本样章:(前3集剧本)

(剧本原是按网络剧梳理,如有需要可修改时长内容。)

第一集

场:1

时:夜

景:路边(事故现场)

人:元纪然、夏望

 

△画面淡入

华灯初上。

熙熙攘攘的街头,路人行色匆匆,警方刚处理过的街头依旧血迹斑斑,守在一旁凑着热闹的人群缓缓散去,街灯下,元纪然直立在原地,看着两具尸体被抬上救护车。其中一具尸体,是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救护人员A对着身旁的人说道,“两个人都没有生命迹象,太可惜了,那个女孩这么年轻。”

元纪然单薄地站在霓虹灯下,面无血色,双唇发白,眼已哭干,双手无力下垂,身体摇摇欲坠,“姐姐……你们放开我的姐姐……元纪颖不会有事的……她昨天刚跟我说……这周末……我们要去看电影……票都买好了……”

夏望跑到事故现场,四处张望,发现元纪然踪影后,紧忙跑了过去,紧紧搂住元纪然,“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

元纪然一言不发。

△画面淡出

 

 

 

场:2

时:夜

景:宿舍

人:元纪然、陈冰

元纪然从回忆中回过神,站在宿舍的阳台上,愣看着远方,没有注意到舍友陈冰回来。

陈冰走到阳台,拿起洗衣桶,她一惊,回过头,陈冰看到她满眼泪痕,没有说话,她尴尬地擦了擦眼泪,跑进浴室,“我……我先洗澡。”

 

 

场:3

时:夜

景:宿舍

人:元纪然、陶丽丝、姚君萍、陈冰

元纪然擦拭着头发从浴室走出。

画面定格到正吃着零食,全神贯注看着电脑的陶丽丝

(画外音:她是我的闺蜜,陶丽丝。这姑娘,家世优厚,从小琴棋书画样样都学,但她性格里的不羁让她憧憬的职业是女子警察。她的父母怎会肯呢?上了大学,专业莫名其妙被调剂到英文,虽从小接受淑女教育,但下了课,最爱做的事便是和朋友一起行侠仗义,抱打不平。专门爱欺负女生的小男孩,她能指着他骂得面红耳赤;班里丢了东西,她喝令众人留下,各个击破,直到盗窃者主动承认错误。她性格里的火辣,在爱情上却一无表示。)

画面定格到正在卸妆的姚君萍。

(画外音:姚君萍本便不是纯净的姑娘,此话出自她本人之口。她就像罂粟,你知她有毒,却非要靠近,她从小便失去父母,孤儿院成长。直至被领养,养父母待她忽冷忽热,热时百般殷切,冷时拳打脚踢。养母在姚君萍高中毕业时与其养父离婚,养母一走,他的禽兽面孔便恣意狰狞,姚君萍本就是自尊心极强的女子,一扭头,离开了养父家,但终究败给了她无依无靠的生活,为了上学,生活,她成了令人嗤之以鼻的小三,这一切,包括堕过胎,姚君萍并没有对她的闺蜜我以及陶丽丝隐瞒。)

画面定格到全神贯注勾画着书的陈冰。

(画外音:她叫陈冰,是我的学霸舍友……在别人眼中,她的格格不入,证明着,她从来就不是个讨人喜欢的女孩,高傲,冷漠,对事事,入流的我们,对她,也敬而远之。)

 

 

场:4

时:夜

景:宿舍

人:元纪然、陶丽丝、姚君萍、成靖宇

 

(画外音:我本以为安然的锦年会会一帆风顺,然而……)

 Cut一天前,元纪然和男友从影剧院中出来,凉飕飕的风吹打在元纪然身上,成靖宇脱下外套,披到元纪然身上。

成靖宇询问元纪然:“是否需要一杯暖暖的奶茶?”。

元纪然侧过头,一脸严肃地拒绝了成靖宇,“这么晚食奶茶,是想把我肥死,再另寻新欢?”

成靖宇正想回应却看见元纪然笑容定格,望着自己身后的方向发着呆,他也回头望去。姚君萍与蔡少冲正在激情拥吻。

(画外音:是的,这在大学周边并不算什么,就算男女当街相拥而吻,想来也不会有任何不雅。但这个画面的女主角,是我的舍友姚君萍,而男主角,是我舍友的男朋友,别怪我大惊小怪,他是……陶丽丝的男朋友。)

Cut回现实,卸完妆的姚君萍坐到陶丽丝身边,陶丽丝喂了一口薯片到她嘴里,姚君萍喊道:“塞进我鼻孔啦!”陶丽丝笑得前俯后仰。

 

 

场:5

时:夜

景:宿舍

人:元纪然

元纪然躺在床上,正要入睡,忽然手机响起,她看了一眼,接起电话,元纪然略带抱怨的接起手机。

电话对头,“然然。”

“爸。”

 “然然,这周末爸爸要去参加这次国内一些著名企业的品牌交流会,其中有场舞会,在场很多年轻人,你陪着爸爸去吧。”

“爸……我……”

“好啦,不准拒绝爸爸,如果这次你还是没有意中人,爸爸保证再也不带你去了。”

“我……”

还未等元纪然回答,对方便挂掉了电话。

元纪然喃喃自语到:“我有男朋友了……”

困倦渐渐把元纪然占据。

(画外音:罢了,带成靖宇回去见一次家人……爸爸总该死心了吧。我不喜欢这类企业交流的场合,除了那份我与它的格格不入……还因……这是一段兆载永劫的开始。)

 

 

 

场:6

时:夜

景:酒会

人:元纪然、夏望

 

Cut6年前。

△画面淡入

17岁的元纪然陪元杰参加企业交流误会,来来往往、阿谀奉承的人让元纪然觉得反感,她便借口离开了大厅,在大厅后门外,夏望一个人坐在台阶上。

不谙世事的元纪然,望着夏望深邃的眼神愣住。

夏望朝着元纪然深深地吐了一口烟,呛到了元纪然,急促地咳嗽声吸引夏望望向一脸窘迫的元纪然。

元纪然吞吞吐吐说了一句:“抽烟……不好……”

夏望笑了一下,扔掉烟。

元纪然:“你是谁?”

夏望:“我叫夏望。”

元纪然:“你为什么不进去?”

夏望:“你为什么出来?”

元纪然:“我不喜欢……里面的氛围……”

夏望:“那你为什么来?”

元纪然吐了吐舌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夏望对元纪然产生了兴趣,元纪然坐到夏望身边,端详着夏望精致的五官。

夏望喝着酒,和喝着果汁的元纪然干了杯,两人互相自我介绍。

(画外音:他叫夏望,在很久之后的某一天,我才知道,他的父亲是警察,母亲怀上他三个月后,父亲高荣殉职。母亲独自抚养夏望长大,一个女人,做牛做马,一生并无再嫁,只为了给儿子一个较好的人生,但生活的压力终究把她压倒了。在夏望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那天,她从24楼坠落,奔向理想世界,不留一句话。夏望毅然放弃大学录取通知书,把母亲所留积蓄投入与兄弟的创业中,运气尚好,前几年收益可观,他与我一样,厌恶此类聚会,但出于商业目的,不得逃避,于是每每逢此,一有机会,便是寻个无人处落个清净)

两人相谈盛欢,元父忽然走出来,苛责元纪然:“刚刚介绍了吴家二公子给你认识,你怎么不见踪影……”

一脸不悦的元杰看到夏望,忽然换了个笑灼颜开的表情:“夏总啊……哎……刚没看到您……来……抽根烟。”

元杰递了烟给夏望,夏望拒绝:“你女儿不喜欢。”

元杰笑得更尽兴,意味深长地看着两人。

元纪然小声说道:“我不喜欢那个男生……他……”

元杰拍了拍元纪然的肩膀:“不喜欢就不喜欢啊,爸爸也不喜欢,你看看……那人家跟夏总怎么比啊……哈哈哈哈……你们接着聊……要不,晚上让夏总送你回去也行……”

元纪然尴尬地拉了一下元杰的衣襟,:“爸……我要回去写作业了……”

夏望看了看手机:“嗯,挺晚了,我兄弟催我了。”

元杰笑着,抽动着一脸横肉,跟夏望示意再见。

元纪然望着夏望的背影,若有所思。

(画外音:最怕即是,一期一会,还未攒簇,便开到荼蘼。)

△画面淡出

 

 

场:7

时:清晨

景:宿舍

人:元纪然、姚君萍、陶丽丝、陈冰

大晴天。

元纪然洗漱完毕时,陈冰的背影正消失在宿舍门口。

陶丽丝正在系鞋带,姚君萍穿着蝙蝠衫形上衣,牛仔短裤,黑色丝袜,并蹬着一双五厘米左右的银色高跟鞋,站在镜子前仔细审查脸上的妆容。

元纪然:“君萍,今天早上有体育课。”

姚君萍转过头望向元纪然。:“对。只有一节体育课……上完课我们就去逛街。”

陶丽丝系完鞋带,起身拿起包包,不忘刻薄一下: “姚大美女,然然是想告诉你,你那双高跟可能会把体育老师‘闪瞎’。”

姚君萍一脸不在乎,故作嫌恶地说着, “哟,你不会打算让我穿着运动鞋去逛街吧?”

元纪然与陶丽丝相视无语,眨了眨眼,耸了耸肩。

 

场:8

时:清晨

景:操场

人:元纪然、姚君萍、陶丽丝

阳光照在大操场上,慢跑在塑胶跑道上的人群满头大汗,足球场、篮球场等暴露在太阳之下的运动者满口灌着纯净水。

姚君萍穿着高跟,在人群中闪闪躲躲,却终究没有逃过体育老师的法眼,慢跑时,她便被单独叫到一旁,独自教育。

体育老师,“同学,请你解释一下这双鞋子。”

姚君萍瞪着浓厚眼影下炯炯有神的大眼,对着这位与她平高的教师,“您是问它的出处,还是价格?”

体育老师: “同学,如果你不正视这个问题,你的平时成绩将被扣去20分。”

姚君萍一言不发,紧紧盯着他的双眼,体育老师摇了摇头,回到队伍中上课,姚君萍转头盯向队伍中站得笔直的元纪然和陶丽丝,胜利一笑。

 

第二集

 

 

场:9

时:清晨

景:草地

人:元纪然、姚君萍、陶丽丝

姚君萍都坐在跑道旁的草地上,身旁打篮球、踢足球、跑步的男人投来不怀好意的眼光。

陶丽丝挽着元纪然的手走到姚君萍身边,她正百无聊赖地拔着脚边的草。

陶丽丝:“姚小姐,您全身上下的每一处都被各种运动男‘剥’得干干净净了。”

姚君萍:“姑娘我就是有本事让男人流连忘返。”

引来身边诸多不怀好意的笑。

 

场:10

时:清晨

景:市区

人:元纪然、姚君萍、陶丽丝

搭着公交到了市区,逛了数间服装、包包、精品之后,满载的姚君萍终于累不动,只得喊停,三人到了旁边的露天奶茶铺,开始算着今日的成果。

姚君萍把大包小包的收获扔在地上,大方地对着两个姑娘喝着:“今天我请客。”

陶丽丝:“姚小姐您最近的收入是多得存不进卡里了是吧?”

姚君萍喝了一口奶茶,“那是,就差没扔地上了。”

陶丽丝:“那您是不是把钱都粘腰上啦?刚可是见我们姚大美女买的裤子码变大了哦。”

姚君萍没好气地瞪了陶丽丝一眼,“那是我臀大!”

陶丽丝‘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姚君萍:“累死了,这双鞋特磨脚。”

姚脱下鞋子,将脚抬到桌上。

元纪然:“姑娘,这是大庭广众之下,请注意点形象好吗?”

陶丽丝拿出袋中新买的简易运动鞋,放到姚君萍脚边,“叫你非要穿双高跟,今日若非我和然然向那体育老师解释你生理期不好意思请假,怕你是要被贯上‘问题少女’的头衔。”

姚君萍:“我才不怕呢,你不知道,他如若再与我多对视几秒,我就吻上他的双唇。”

陶丽丝一脸哭笑不得,“姚姑娘您的情真是到处放啊。”

姚君萍:“是啊,到处放。就差没放到成靖宇和蔡少冲那两处去罢。”

元纪然一惊。

Cut姚君萍和蔡少冲拥吻的画面。

Cut回现实。

陶丽丝:“你倒是放,他倒是敢。”

姚君萍:“然然,你就适合穿超短裙,把成靖宇迷得七荤八素。”

元纪然:“得了吧,没那身段。”

陶丽丝“然然没你那狐媚劲。”

姚君萍:“然然这身段穿起来绝对魅惑众生。”

陶丽丝:“我们家然然以清纯取胜。”

元纪然无奈望着二人。

 

场:11

时:清晨

景:百货商城

人:元纪然、姚君萍、陶丽丝

姚君萍拉着二人进了豪华百货买了很多化妆品后又拉着两人进了服装店,忽见一对中年夫妇。

陶丽丝:“陈老头……”

(画外音:这个满脸横肉的中年男人,化成灰我和陶丽丝都认识,陈老头,那个包养了姚君萍久久的男人……不必多猜想,旁边那位一脸尖酸刻薄的,必是原配。)

陶丽丝: “原配遇上小三,真是有趣。”

 姚君萍:“怕什么,当着他们的面,花他们的钱。”

姚君萍逛了一圈,吸引了陈老头的的目光。

陈夫人进去试衣间试衣服时,陈某朝着三人走了过来。

陈老头肆无忌惮地搂上姚君萍的腰,对着她的脸颊深深一吻。

姚君萍: “陈夫人还在呢。”

陈老头: “怕什么?”

元纪然与陶丽丝不由自主的反胃。

陈夫人出来试完衣服出来。

陈老头马上放开搂着姚君萍的手,随手提起一件连衣裙向陈夫人走去,临走前对着姚君萍留下一句:“晚上到我那。”

 

场:12

时:清晨

景:市区街头

人:元纪然、姚君萍、陶丽丝

陶丽丝“那老头刚才的眼神好像要把我们强了。”

元纪然 “萍儿,你打算陪他多久。”

姚君萍反问: “如若是你呢。”

姚君萍走到陶丽丝与元纪然中间,搂住二人的腰,“这样有什么不好呢?我这样搂着你,再供你吃穿,你不要?”

陶丽丝:“就知道你乐在其中。”

元纪然: “不过这样看来,我觉得咱们那老实的体育老师帅多了,我宁愿他吻你。”

姚君萍:“你等着,没准有一天,我真嫁了个体育教师。”

元纪然、陶丽丝:“我等着。”

三人手挽着手,一路大笑,不顾旁人诧异的目光。

主创团队

剧本创作团队,涵盖各种类型剧本作品,可改编电视剧或者网大。

项目计划书

您还不是认证用户,此区域只能认证用户查看 立即去认证
讨论区
登录后可以发表评论,立即使用 创意云账号QQ微博 登录 或 注册
发表评论
  • 最新

湘潭君悦传媒发展有限公司

这个人太懒,啥都没写

北京, 东城区

剧本创作团队,涵盖各种类型剧本作品,可改编电视剧或者网大。

TA发起的项目

相关阅读

logo 深受创作者们欢迎的垂直社区
移动端
APP下载

APP下载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

官方QQ群

官方QQ群

《飞屋环游记》之论脑洞的大小
顾漫| 网络文学

选择打赏金额:

1元
5元
10元
20元
100元

土豪入口

当前为固定金额打赏,切换成 自定义金额打赏

支付方式:

打赏光荣,全凭自愿,概不退款

平台余额
确认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