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介绍

屋内      

安晨睡着觉。手机在枕边放着。

 

老家      

几天前

母亲(责备:你怎么就从不听话呢?)

安晨收拾着行李,听着母亲的唠叨。

母亲(走到安晨屋内,靠着门框:我知道你大了,能挣钱了,翅膀硬了,可是你今年都29了,你不急,我还急着抱外孙呢。)

安晨(停下收拾行李的手,叹了口气,转身面对母亲;妈,您就不能让我过一次安安稳稳的周末吗?

母亲(:是我不让你过安稳的吗?啊?是我不让你过安稳的吗?你要是早点找个男朋友,早点结婚,我用得着跟你生气吗?)

安晨拿起行李出门。

母亲(跟在她后面:当妈的唠叨你几句怎么了?啊?你现在还学会甩脸色还?)

安晨摔门而出。

母亲(大声:回来,回来!)

 

屋内      

手机响了,吵醒安晨。

安晨(懒散的语气:你好,哪位?)

没有回音。

安晨(:你好?哪位?)

画外音(:安晨,你快回去救救妈,她快死了!)

安晨(定在那里:什么?)

画外音(:听着,妈明天中午会出去买菜,会出车祸。。。你要。。。。。。)

安晨(:你TM是谁呀?我招你惹你了?你咒我妈?)

画外音(:你听我说完。。。。是真的会出车祸!)

安晨(:你妈才出车祸了呢!)

安晨说完挂了电话,摔在床上。手机从床上弹到地上,电池甩了出来。安晨迷迷糊糊的自己又倒在床上,昏昏睡去。

 

梦中       

安晨站在一个家门口,看到母亲拿着行李从屋中走出。

安晨(:妈,你这是去哪呀?)

母亲笑了笑没说话,径自从安晨身边走过去。

安晨拉着妈妈,妈妈回头,竟然变成了一个男人!

男人(笑着:生个孩子吧?让妈抱外孙。)

说话间男人朝安晨笑着靠近,安晨大叫。

 

屋内      

安晨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喘着粗气。

手机响了,是家里朋友打来的。

安晨(:喂,晴晴呀。)

画外音(急促地:安晨,安晨,你快回来吧,阿姨出车祸了!)

安晨愣在那里,手机从手中脱落,掉在地上。

画外音(:喂,安晨?安晨?)

 

医院      

安晨推开病房门,屋里挤满了亲戚,看到安晨,大家默默的让开了一条路,安晨走到床前,母亲闭着眼。

安晨(小声:妈?妈?)

安晨停顿了一下,大哭起来扑在母亲的身上,叔叔拉起了她。

舅舅(:别哭了晨晨,让你妈妈听见,会难受的。。)

安晨(呜咽:怎么会这样,昨天我还跟妈妈说话,她还劝我赶快结婚。。。怎么会。。。。。。)

舅舅(:早上,你妈出去买菜。。。。。。)

安晨(:司机呢?杀人犯呢!)

舅舅(:警方已经带走了。)

安晨(转向妈妈拉着妈妈的手:妈,你醒醒呀妈?我再也不跟你顶嘴了,再也不跟你怄气了,你就醒醒嘛妈!)

舅舅(:晨晨,晨晨,别哭了,我们都在呢,这样吧,我让你表哥送你回家,回去收拾收拾。。。。你妈的东西。)

安晨(:不,我要在这里陪着我妈。)

舅舅(:晨晨,听话,你妈不希望你这样。)

安晨没有搭话,哭着盯着妈妈。

舅舅(:小山,你送你表妹回去吧,照顾好她。)

小山走到安晨身边(:妹妹,走吧。)

安晨(:不,我不走,我要陪着妈妈。)

小山拉起安晨,走出门。

安晨哭着被拉出病房。

 

     

幼年的安晨头枕着妈妈的腿,妈妈轻轻的唱着“世上只有晨晨好。。。。。。”

安晨(:妈妈,你唱错了,老师不是这么教的。)

妈妈(:那应该怎么唱呀?)

安晨(:世上只有妈妈好。。。。。)

妈妈笑着,轻轻拍着安晨。

 

车上      

安晨回忆从前,泪落下来了。

小山(开着车:妹妹,别难过了,谁都要经历这些的。)

安晨应了一声。

 

    

车开到了家门口,

安晨(下车:哥,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小山(:那怎么行。)

安晨(:我没事的,你放心吧。)

小山(想了想:这样吧,我去给你买点吃的去。你就在家待着等我,啊?)

安晨点了点头。小山开车离开。

安晨拿出钥匙,打开门。手机响了,安晨拿出手机,是一条10086的话费短信。安晨正要把手机放在兜里,又拿了出来,翻开通话记录,昨天那个陌生的号码出现在画面中。

安晨按下回拨。手机铃声竟然在院子里响起。安晨循声走到压井旁边,低头看去,一部手机,在井边杂草中发着屏幕光。安晨拿起,正是自己的手机号码。

安晨楞在那里。这时她看到手机身下,还压着一张纸条,安晨拿起。

纸条上面写着:午夜零点可打回过去,想办法说服昨天的自己相信这一切……不要暴露身份,电话会挂掉。

安晨翻看手机的通话记录,上面全是打给自己号码的记录。安晨点击回拨。然后看着自己的手机。

自己的手机并没有响,可是,另一部手机却通了。

画外音(:你好,哪位?)

安晨愣在那里,不敢出声。

画外音(:你好,哪位?)

安晨(:安晨,你快回去救救妈,她快死了!)

画外音(:什么?)

安晨(:听着,妈明天中午会出去买菜,会出车祸。。。你要。。。。。。)

画外音(:你TM是谁呀?我招你惹你了?你咒我妈?)

安晨(:你听我说完。。。。是真的会出车祸!)

画外音(:你妈才出车祸了呢!)

电话传来嘟嘟的声音,电话挂掉了。

安晨又打了过去,电话传来“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安晨(仔细看向纸条:这,,,是我的笔迹吧,难道。。。。是我写的?我明白了。)

安晨拿出一支笔,在纸条空白处写上:直接说妈出车祸没有任何作用,想别的办法让昨天的自己相信。

写完,安晨把手机和纸条原封不动地放在了那里。安晨站起,被石头绊倒在地,昏迷了过去。

 

屋内      

安晨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喘着粗气。

手机响了,是家里朋友打来的。

安晨(:喂,晴晴呀。)

画外音(急促地:安晨,安晨,你快回来吧,阿姨出车祸了!)

安晨愣在那里,手机从手中脱落,掉在地上。

画外音(:喂,安晨?安晨?)

医院      

安晨推开病房门,屋里挤满了亲戚,看到安晨,大家默默的让开了一条路,安晨走到床前,母亲闭着眼。

安晨(小声:妈?妈?)

安晨停顿了一下,大哭起来扑在母亲的身上,叔叔拉起了她。

舅舅(:别哭了晨晨,让你妈妈听见,会难受的。。)

安晨(呜咽:怎么会这样,昨天我还跟妈妈说话,她还劝我赶快结婚。。。怎么会。。。。。。)

舅舅(:早上,你妈出去买菜。。。。。。)

安晨(:司机呢?杀人犯呢!)

舅舅(:警方已经带走了。)

安晨(转向妈妈拉着妈妈的手:妈,你醒醒呀妈?我再也不跟你顶嘴了,再也不跟你怄气了,你就醒醒嘛妈!)

舅舅(:晨晨,晨晨,别哭了,我们都在呢,这样吧,我让你表哥送你回家,回去收拾收拾。。。。你妈的东西。)

安晨(:不,我要在这里陪着我妈。)

舅舅(:晨晨,听话,你妈不希望你这样。)

安晨没有搭话,哭着盯着妈妈。

舅舅(:小山,你送你表妹回去吧,照顾好她。)

小山走到安晨身边(:妹妹,走吧。)

安晨(:不,我不走,我要陪着妈妈。)

小山拉起安晨,走出门。

安晨哭着被拉出病房。

 

    

车开到了家门口,

安晨(下车:哥,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小山(:那怎么行。)

安晨(:我没事的,你放心吧。)

小山(想了想:这样吧,我去给你买点吃的去。你就在家待着等我,啊?)

安晨点了点头。小山开车离开。

安晨拿出钥匙,打开门。手机响了,安晨拿出手机,是一条10086的话费短信。安晨正要把手机放在兜里,又拿了出来,翻开通话记录,昨天那个陌生的号码出现在画面中。

安晨按下回拨。手机铃声竟然在院子里响起。安晨循声走到压井旁边,低头看去,一部手机,在井边杂草中发着屏幕光。安晨拿起,正是自己的手机号码。

安晨楞在那里。这时她看到手机身下,还压着一张纸条,安晨拿起。

纸条上面写着:六点可打回过去想办法说服昨天的自己……不要暴露身份,电话会挂掉。。。。。

直接说老妈出车祸没有任何作用,想别的办法让昨天的自己相信。。。。。。

安晨!你行的,想点别的方法!快点呀!。。

密密麻麻的字条。

安晨翻看手机的通话记录,上面全是打给自己号码的记录。安晨点击回拨。然后看着自己的手机。

自己的手机并没有响,可是,另一部手机去通了。

画外音(:你好,哪位?)

       (你好,哪位?)

安晨(:安晨,你听着,快点回家,家里有事,有大事。)

画外音(:你是谁呀?)

安晨(:我是。。。。。)安晨看了一眼字条上不许说出自己身份,不然电话会自动挂掉那句话。

安晨(: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明天早上一定要回来。一定!)

画外音(:你有病吧)

电话挂掉。

安晨拿着纸条,在一个空荡的地方写下:一定要说服自己,说服昨天的自己!。。

把东西原封不动的放在老地方,安晨站起身来,被石头绊倒,昏了过去。

 

屋内      

安晨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喘着粗气。

手机响了,是家里朋友打来的。

安晨(:喂,晴晴呀。)

画外音(急促地:安晨,安晨,你快回来吧,阿姨出车祸了!)

安晨愣在那里,手机从手中脱落,掉在地上。

画外音(:喂,安晨?安晨?)

医院      

安晨推开病房门,屋里挤满了亲戚,看到安晨,大家默默的让开了一条路,安晨走到床前,母亲闭着眼。

安晨静静的走到床前,莫名其妙的看着周围的人。

舅舅(:想哭就哭出来吧,别吓舅舅。)

安晨冲出病房。

舅舅(:小山,去看好你妹妹!)

 

    

安晨直接走到水井旁,翻出字条。

密密麻麻的字条。

安晨(哭了:我该怎么办?怎么多次了?)

安晨看着院子,摇椅在院子里放着。

安晨拿起手机,回拨过去。

画外音(:你好,哪位?)

安晨(哭着:世上只有晨晨好。。。。。。)

 

     

幼年的安晨头枕着妈妈的腿,妈妈轻轻的唱着“世上只有晨晨好。。。。。。”

 

院子     

安晨唱着歌,电话那边传来抽泣。

 

安晨唱完,挂掉了电话,回过头,发现手机和纸条竟然消失了。

安晨转身,正要走,却停住脚步,下意识的看了看脚下。没有石头。

安晨迈开脚步。一道耀眼的光刺痛安晨的眼睛。

 

院子      

安晨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站在自己的屋里,母亲倚着门框。

母亲(:我知道你大了,能挣钱了,翅膀硬了,可是你今年都29了,你不急,我还急着抱外孙呢。)

安晨回头,红着眼睛,将母亲紧紧抱在怀中。

主创团队

个人剧本创作者

项目计划书

您还不是认证用户,此区域只能认证用户查看 立即去认证
讨论区
登录后可以发表评论,立即使用 创意云账号QQ微博 登录 或 注册
发表评论
  • 最新

相关阅读

logo 深受创作者们欢迎的垂直社区
移动端
APP下载

APP下载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

官方QQ群

官方QQ群

《飞屋环游记》之论脑洞的大小
顾漫| 网络文学

选择打赏金额:

1元
5元
10元
20元
100元

土豪入口

当前为固定金额打赏,切换成 自定义金额打赏

支付方式:

打赏光荣,全凭自愿,概不退款

平台余额
确认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