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介绍

剧本大纲

小镇青年林鸢为了偿还父亲的赌债,混迹在街头当扒手,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他想绑架富豪关书恒的女儿关纾妤,勒索百万赎金。关纾妤亦想利用他,窃取继母身上的一条价值连城的翡翠项链。两人从一开始的猜疑、冲突到和解,慢慢发现对方身上的闪光点,产生了好感。林鸢偷走了一个老人的相机,意想不到的那是一台神奇照相机,按下快门即可定格周围的场景。林鸢对相机的秘密一无所知,却想利用它偷窃,闹出了不少笑话。在从穷凶极恶的债主小马哥的手里救出父亲,帮关纾妤拿到项链之后,两人终于走到了一起。但是相机被毁,林鸢为关纾妤拍下的照片也在大火中付之一炬。六十年后,面对病重的妻子关纾妤,在病榻上怀念着昔日两人相恋的时光,却遗憾没有当时的照片可以重温。林鸢决心回到过去,拍下那一幕幕美丽的瞬间。原来,他就是神奇照相机的主人。

设定说明

林鸢——21岁,有自杀倾向的小镇青年,寻死觅活的原因是替父偿还巨额赌债,在街头当扒手,每天被人追债门头刷油漆,患有老年痴呆的外婆老是走失,生活暗无天日,觉得已经被命运遗弃,直到偷到神奇照相机,本想利用它做坏事却不能遂愿。

关纾妤——20岁,美丽却桀骜不驯的富家千金,每天想着离家出走、反叛父亲、偷继母身上的百万项链,患有哮喘病,在病发的时候得到林鸢救治,遂想利用他的身手偷项链,林鸢看她家里有钱也想绑架她勒索赎金,两人不知不觉产生了感情。

关书恒——46岁,白手起家的集团董事长,有谁想到他年轻时为了负担身患不治之症的妻子的医药费,在工厂里偷东西,还被抓住送去劳改,等他刑满释放回到家里,妻子已经去世,女儿长期疏于管教,变得桀骜不驯,孤独、自责成就了现在的他。

方瑜——29岁,关纾妤的继母,集团总经理,心机婊,暗中侵吞关书恒的资产,将他的职权架空,也许是亏心事做多了,对关纾妤去世的母亲讳莫如深,甚至疑心生暗鬼,不敢戴她的遗物,那条价值百万的翡翠项链,被眼尖的林鸢看出了端倪。

小马哥——38岁,人不如其名,既不重情义也不英俊潇洒,火锅重度爱好者,对拖欠赌债的人会想出种种酷刑折磨,对手下也是阴鸷歹毒,人人都怕他,做梦都想抢一次银行,直到得到了林鸢的神奇照相机,却因为不熟悉操作被捕送进了精神病院

试阅章节

1、关纾妤家  日  外(人物:林鸢 大胡小胡 关纾妤 管家 老年林鸢 路人)

画面淡入。

一个小男孩边走边调拨收音机,电台在播放那英的《白天不懂夜的黑》,小男孩觉得索然无味,换了一个电台,这次播放的是张信哲的《宽容》,小男孩晃了晃脑袋,又换了一个电台,当听到陈明《快乐老家》的旋律,小男孩跟着哼唱起来。

迎面走来一个步履匆匆的上班族,他从公文包里拿出寻呼机,瞅了一眼,又塞回去。

伴随着强烈的电噪声,小男孩再也搜不到电台。上班族听到寻呼机的滴滴声,忙打开公文包,当他看到寻呼机屏幕上跳出一堆乱码,不由皱起眉头。他回过头,小男孩正在懊恼地拍打着收音机,他抬起头,眯缝着眼睛看太阳。

上班族寻思:难道是太阳黑子活动太频繁了?

他抬起手腕看手表上的时间,指针在逆时走着,越走越快。之后,画面被一团白光映亮。

(切换画面)白光渐渐消散。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站在路边停靠的车辆旁。眼前是一条坡道,两侧的围墙上开满了桃红色的蔷薇花。

(特写)老人的胸前挂着一台富士的拍立得相机。

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老人忙俯下身,躲在车后。

主人公林鸢被两个凶神恶煞的地痞追赶,来到一栋豪华别墅前,从开满蔷薇的围墙里传来女生银亮的笑声。林鸢表情一怔,正好站在铁门前,一道晶莹的水花从门里喷射而出,溅了林鸢一脸。

林鸢回头,他的左眼眉梢上贴着一个创可贴。透过挂满水珠的眼帘,隐约看到一个俏丽的身影,穿着碎花洋裙,长发披肩,手拿着一根浇花的水管。

林鸢擦了擦眼睛,正想看得清楚,突然来了一个穿制服的管家,砰的一声把门关上。林鸢走向铁门,从里面传来那个女生的声音。

关纾妤(画外音):老王,你怎么把门关上了?

管家(画外音):小姐,这是董事长吩咐的,不能让外人进来。

关纾妤(画外音):我是不是浇到人了?

其中一个地痞拿手里的篮球砸林鸢,他叫大胡,林鸢低头躲过。

另一个叫小胡的地痞抗议:干嘛砸我的球!

说话间,两人跑到别墅前,铁门嘎吱一声打开,林鸢猛回头,他只看到大胡小胡惊为天人的表情,没有看到那个女生。

关纾妤(画外音):不好意思。

铁门再次关上,大胡小胡回过神来,和不远处的林鸢目光相交。

大胡:别跑!

林鸢拔腿就跑,大胡小胡在后面一边追赶,一边议论。

大胡:有钱人家的大小姐。

小胡:长得真像紫霞仙子,差点把持不住。

大胡:你还是拔脚抽射吧。

小胡一脚大力抽射踢飞路边的篮球,篮球划着弧线,击到林鸢后背,林鸢被砸得踉踉跄跄,脚步放慢。

大胡惊叹:胡建军,下回跟他比射门吧。

三人跑远以后,老人从车后走出,眼神定定地注视着远方。

 

2、坡道  日  外(人物:林鸢 大胡小胡)

大胡小胡将灰头土脸的林鸢推到围墙边,大胡挥起拳头,林鸢忙挡脸:干什么打人?

小胡扇了林鸢两耳光:干什么?偷了我们的钱还问干什么?找死啊,把钱交出来!

林鸢:别血口喷人。

大胡把林鸢按在墙头:喷你怎么了,你本来就是个小偷,胡建军,搜他身!

林鸢:你侵犯我的公民权,我要告你。

大胡:小偷只有被搜身和毒打的权利。

(切换画面)林鸢的短袖牛仔裤被扒了下来,鸭舌帽被摘下来扔在地上。小胡搜了他的口袋一无所获,又掀开他的内裤,往里偷看。林鸢拼命挣扎,被大胡按得死死的。

小胡搔了搔头:还真的没有。

林鸢鄙夷地哼了一声,大胡一拳打在他额头上:你哼什么!

小胡:别搭理这个臭虫了,去澡堂吧。

大胡:没钱怎么去澡堂?

小胡:胡建民,是不是要我提醒你该收保护费了。

大胡:噢,差点忘了我们是干什么的,林鸢,你小子别这么嚣张,你家那条街都是我们罩的。

林鸢:你们罩着,怎么让马克的人来刷我们家的墙?

大胡:什么马克,我还马克思呢。

小胡:他说的是小马哥。

大胡露怯:小马哥啊,他……毕竟是老前辈,而且你老爹确实欠了他赌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们作为江湖儿女,也会尽力声援小马哥,还不起就天天堵你家门口,(大手一挥)走!

大胡小胡走后,林鸢有气无力地蹲在地上。

骄阳似火,炙烤着林鸢的皮肤,他抖了抖地上的衣服,嘴里嘟哝了一句:就你们一丘之貉,铁定偷你们的。

林鸢放下卷起的牛仔裤裤管,两张五十块钱原来都藏匿其中。眉梢上的创可贴剥落,赫然露出一道月牙形的刀痕,伤口破开了,血流不止。林鸢忙用手捂住。

 

(闪回)3、公交车  日  内(人物:林鸢 公交乘客 金丝眼镜男 三个扒手 老太太)

公交车厢里站满了乘客,林鸢靠近一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金丝眼镜男,右手两指灵巧地探入他的单肩包。

(特写)单肩包里赫然有一副手铐,林鸢一脸意外,悄悄拿走一个皮夹。

公交车到站,他正准备下车,蓦地看到三个扒手正围住一个坐在爱心专座的熟睡的老太太,用刀片割她的环保帆布袋。林鸢眯缝起眼睛,他看到老太太的帆布袋里有很多药瓶,老太太在睡梦中咳嗽了几声。

林鸢走上前,咳嗽了两声,以示警告,三个扒手冷冷地抬起头,其中一个扒手伸出舌头,舌苔上竟含着一枚锋利的刀片。他用两排牙齿咬住刀片,慢慢向林鸢靠近。

林鸢后退,就在这时,车身一阵摇晃,含刀片的扒手向林鸢扑了过来,对着他的咽喉扭头一划,林鸢侧身闪避。

金丝眼镜男(画外音):我的皮夹呢,车上有小偷!

林鸢稍一分神,一个身影欺近,刀光一闪,他的左眼眉梢被划开了一道月牙形的口子,鲜血汨汨渗出。

含刀片的扒手低声:滚吧,你不是我们的对手。

林鸢的衣领被人一揪,金丝眼镜男怒气冲冲地站在他身后:是你干的吧?

林鸢大叫:放开我!

林鸢奋力把金丝眼镜男推倒,金丝眼镜男叫嚷:不能让他逃了,抓小偷!

车厢里群情激昂,将林鸢团团围住,其中也包括那三个不怀好意的扒手。

众人齐呼:抓小偷!抓小偷!

金丝眼镜男拦腰抱住林鸢,从他裤袋里搜出皮夹:人赃并获,你逃不掉了!

说完,金丝眼镜男从单肩包里掏出手铐,将手铐的一头铐住林鸢右手,另一头铐在扶手的横杆上。

林鸢:放开我!

金丝眼镜男挑衅地拍打林鸢的脸:下一站公安局。

林鸢:放开我,你这个死变态!

金丝眼镜男:你说我什么?

林鸢:死变态,你又不是警察,买手铐不是变态吗?

众人发出一阵哄笑。

金丝眼镜男:这人一看就是个惯偷,大家都检查一下有没有丢东西。

林鸢将视线转向三个扒手,他们已经从人群里退出,走到车门前。林鸢表情焦躁,扯动了一下手铐。

一个挎着篮子的大姐:我买菜的钱不见了!

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我的金链子不见了!

金丝眼镜男指向林鸢:都是他偷的……(林鸢用回形针撬开手铐)还敢撬我的手铐,反了你了!

眼看不明真相的群众扑上来,林鸢被迫跳窗,由于公交车还在行驶之中,他被惯性带倒,在路边不停翻滚。

 

4、林鸢家  黄昏  内(人物:林鸢)

林鸢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回家。远远看到门两侧的墙上被混混们刷了四个大字:父债子还。油漆未干,一道道血红色的油渍流淌到地上。

林鸢走进敞开着的大门,朝着楼上喊了一声:外婆。

没有回答,林鸢不由皱起眉头,他看到电视柜前原本摆放着的黑白相框摔在地上(那是他母亲的遗照),忙向楼上跑去。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林鸢的表情无动于衷。

(切换画面)林鸢找了厨房、浴室,还有楼上楼下的房间,外婆都不在。

他跑上天台,惨淡的夕阳将他映照成一个漆黑的剪影,他大声呼喊着:外婆,外婆!

 

5、小南门菜市场  夜  外(人物:林鸢 外婆 老年林鸢)

   (空镜)暮色四合,万家灯火。

   (叠化)林鸢满头大汗地跑到菜市场门口,那里的商铺都已经打烊了。外婆呆呆地站在一个包子铺旁边。林鸢深吸一口气,走上前去。

林鸢:外婆。

外婆回头,一脸茫然地看他:你是……

林鸢:我是——振英啊。

外婆一脸欢喜:原来是振英啊,你来了,包子铺还没开门,我想给你和美美买油条和汤包当早餐呢。

林鸢:太早了,您回去再睡会儿吧,等天亮了,我来买。

外婆:好。

林鸢搀扶着外婆:您小心点走,这路坑坑洼洼的,多少年了都没填平。

外婆:这菜市场是差了点,但人情味都在这里了。振英,钟表店昨天开张,生意还行吗?

林鸢:来了几个人修表链、装电池。

外婆:有人来就好,人人都带着一张嘴,会帮你把手艺和招牌宣传出去的。

林鸢:嗯。

外婆:美美怀着孩子,脾气差一点,你多担待一点,她要和你吵,你就走出去,家里由我劝着。

林鸢强忍着鼻酸:好。

就在这时,端着富士拍立得相机的老人从阴影处走了出来,他摁下快门,抓拍下这一幕。

片名出——快门先生



主创团队

浪花刀坊编剧工作室,创立于2017年12月,地点:宁波,目前编剧2人。

项目计划书

您还不是认证用户,此区域只能认证用户查看 立即去认证
讨论区
登录后可以发表评论,立即使用 创意云账号QQ微博 登录 或 注册
发表评论
  • 最新

柴晓春

编剧,代表作品:《噩梦侦探》、《达尔文惊魂》、《爱情梦想家》

浙江, 宁波

浪花刀坊编剧工作室,创立于2017年12月,地点:宁波,目前编剧2人

TA发起的项目

相关阅读

logo 深受创作者们欢迎的垂直社区
移动端
APP下载

APP下载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

官方QQ群

官方QQ群

《飞屋环游记》之论脑洞的大小
顾漫| 网络文学

选择打赏金额:

1元
5元
10元
20元
100元

土豪入口

当前为固定金额打赏,切换成 自定义金额打赏

支付方式:

打赏光荣,全凭自愿,概不退款

平台余额
确认打赏